Actions

Work Header

【Dio承】筑巢

Work Text:

迪奥走进家门就闻到一股浓烈的海风味,他快步走上楼,推开房门——满屋狼藉。衣柜门是打开的,衣服连着衣架一起被拿出来,乱糟糟堆在床上。他的领带散了一地,最喜欢的那条酒红色领带不见了踪迹。床上全是衣服,被子中间鼓起来,迪奥上前掀开被子,他的合法妻子承太郎光裸着身体缩成一团晕了过去,脸上是不自然的潮红,后颈那块带着牙印的腺体都肿了起来。床单已经湿透了,承太郎的水实在太多。迪奥仔细一看,承太郎的穴里还含着什么东西,那是他最喜欢的一条领带。
迪奥把自己老婆翻过来,捏着领带尖整条拉出来。酒红色领带已经完全不能看了,皱巴巴湿答答往下滴水,一股子骚味。就算扔到洗衣机里面洗了以后带出去旁人都能在迪奥身上闻到发情期omega的味道。
承太郎迷迷糊糊睁开眼,闻到熟悉的Alpha味道就想往迪奥怀里钻。195的大个子把自己缩成小小一团硬挤进老公怀里。因为已经结婚了家里就没准备抑制剂,谁知道发情期突然提前打了他个措手不及,只能委屈巴巴地把迪奥的衣服全翻出来穴里咬着老公的领带撑一会儿。承太郎一边哼哼一边挺着胸把自己肿大的双乳送到迪奥手边,发情让他几乎无法思考,抬起两条白鱼似得大腿勾着迪奥的腰,哼哼唧唧地撒娇。
迪奥低头去哄自己的亲亲老婆,撬开承太郎的嘴勾着承太郎的舌头,直到承太郎舌头都没有了知觉,津液沿着脸颊流下。这下承太郎才彻底清醒了,一把把人推开。
开口就是抱怨:“你怎么才来?”
迪奥比较习惯他这个样子,捏捏他的脸,“我都不知道你闻着我的味道才能睡着。”
承太郎眼神有点飘忽,他别过脸去,“快点,难受。”
对于omega来说,时间是最好的润滑。承太郎的肉穴已经足够松软,失禁似的流水,可以轻松容纳alpha的肉棒。后穴像蚌肉一样一张一合,颤巍巍地吐出更多晶莹的体液。他抬起双腿,露出泥泞不堪的屁眼,“已经…可以了,直接进来。”
Alpha的肉棒破开层层软肉进入了Omega最隐蔽的地方,空虚瘙痒了一整天的肉洞兴奋地裹紧那个带给它巨大快感的活生生的鸡巴。Alpha和Omega的信息素纠缠在一起,承太郎发出舒服的慰叹,光是被进入就让他射了一次。他呻吟着,菊穴里的水像是不要钱似的被不断抽插的大肉棒带出,就像海水涨潮,一波又一波永不停歇。
迪奥红酒味的信息素把身下的omega包裹着,粗长的鸡巴快速抽插,囊袋一下一下打在臀部发出“啪啪”声,龟头一次又一次碾过敏感点,带给承太郎绵长却又不满足的快感。承太郎发出呜咽,他的手攀在迪奥背上,留下一道道划痕。双腿夹紧迪奥的腰,不知餍足地迎合抽插,被汗浸湿的头发一下一下甩出好看的弧度。
迪奥掐着承太郎的腰,在承太郎的脖颈处留下一个又一个吻痕。他在承太郎控诉的眼神中抽出鸡巴,把人转了个身再次毫不留情地插了进去。他操的特别狠,一下一下顶在生殖腔的入口。承太郎被插爆了,身上肉最多的屁股肉左右晃荡,一双腿软得跪都跪不住,不住地发出“哈、哈啊”的呻吟。
迪奥边操还要边问:“宝贝,我操得你爽不爽?”可怜承太郎这个闷葫芦性格,死咬着嘴巴就是不说,偏要迪奥停下,逼得湿软骚热的淫穴痒得不行,拼命收缩渴望男人的再次疼爱,才会闷闷地吐出一句:“舒服…”
承太郎已经射了两次了,生殖腔入口才堪堪被顶开。平时迪奥要么带套要么不射进生殖器,但是今天他不知怎么回事把生殖器顶开了。承太郎猛然清醒,试图反抗,却被迪奥抓住双手按在头边。
“迪奥…好疼…别进去…别…”他还没做好准备要一个孩子,一个和迪奥的孩子。
迪奥不管不顾地插进了那个狭窄紧致的生殖腔,承太郎疼得双眼发白,不停地吸气,被抽去了所有力气似的瘫软在床上。迪奥还在啄吻他的后颈,轻轻叼着腺体灌进去大量信息素,承太郎脑子又开始不清醒了,被迪奥强行拖入深度发情。
他的肚子凸出来一大块,过于深入的阴茎让他觉得操进了胃里。承太郎双眼失了焦,头发都湿成一绺一绺,搭在脑门上模糊了视线,他张着嘴声音却卡着发不出来,鲜红的舌头若影若现,一副被操傻了的痴样。
迪奥捏着老婆肉感十足的臀肉,又抽送了几十下后不动了,阴茎栓牢牢锁住生殖腔,开始射出一股股精液。成结之后承太郎就晕了过去,丝毫不知道一个小生命开始发芽成长。

后续:
论被逼生娃的危害:英雄母亲生下孩子后就和孩子父亲分房睡,孩子父亲每天被逼换尿布还要哄生气的老婆。某位不想透露姓名的父亲表示:再也不生了。